央广军事节目互动国防之声——央广军事一南军事论坛

随着信息网络技术的迅猛发展,可以说,现代战争已进入到全球直播、全民参与、全域覆盖的全新时代。纵观近些年发生的局部战争,交战双方都将新闻舆论战作为新型作战样式来使用。新闻舆论战往往开始于军事对抗之前,贯穿于军事对抗之中,扩散于军事对抗之后,激烈程度不亚于战场上的肉搏,最重要的是,它能够不战而屈人之兵。那么,我们如何才能打赢没有硝烟的新闻舆论战呢?敬请关注《国防时空》一南军事论坛。

周宇婷:在社交媒体异常活跃的时代,哪怕现实中战火纷飞、炮声震天的战场与人们隔着千山万水,但网络上各种消息、各种评论的轮番“轰炸”,依然会让人应接不暇,吸引着许多人的“眼球”,这也让人们真切感受到新闻舆论战的威力之大。一南教授,您如何看待新闻与战争的关系?

金一南:大约20年前我写过两篇文章,内容讲的都是新闻与战争的关系。新闻媒体可以报道战争、引导战争,甚至可以发动战争。当然,有的新闻也能起到制止战争的作用。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。

最初,新闻在战争中的作用,主要是用来传递消息,相对被动的,后来慢慢地就完全变了。比如,新闻可以左右对方的舆论,想方设法宣传己方的立场,干扰对方的指挥决策。在这方面,英国人很早就开始这样做了。19世纪中后叶,晚清重臣左宗棠收复新疆之前,英国就利用自己实际控制的《申报》不断发声,散布收复新疆的种种弊端,宣扬“中国不能收复新疆、收复新疆要花很多钱、收复新疆将带来生灵涂炭”等等。现在来看,幸亏英国当年控制的中国媒体还不多,而且当时《申报》的发行量也很有限。尽管如此,由于英国利用《申报》不断发声,仍然动摇了当年清王朝知识分子和统治阶层的原有计划,甚至对“要不要收复新疆”产生了很大的分歧,差点让清王朝丢掉了新疆160万平方公里的疆土。所以,新闻不仅能报道战争,还能挑动于己有利的战争,阻止于己不利的战争,西方人很善于利用这一点。

美国对新闻舆论的操控,有些手段是跟英国人学的。如今,怎么利用新闻媒体和新闻舆论,怎么形成社会舆论、用舆论影响战争进程,从而达成自己的目的,美国可以说得心应手。但客观讲,在早些年美国还不是这样。不久前去世的美国四星上将鲍威尔曾写过一本回忆录,书名叫《我的美国之旅》。他在书里面曾写到这么一件事。1989年美国入侵巴拿马的时候,美国新闻媒体不仅报道了战争,而且试图开始指导战争。当年,巴拿马城中心有一个无线电发射塔,美军最初并没有摧毁它,认为摧毁它没有必要。但是,这个事情却被新闻界盯上了,并且在电视上连篇累牍地报道美军指挥官愚蠢透顶,连基本常识都不懂,任由诺列加的宣传机器大放厥词。

后来,美国的领导层,包括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迫于舆论压力,不得不出面要求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鲍威尔,必须炸掉那座无线电发射塔。实际上,这一命令相当于是新闻界下达的。可见,上世纪80年代末,美国新闻媒体的干预力度多么大。新闻对战争进行干预,对人心施加影响之后,最直接的结果就是:为了应对舆论,战争必须打,或者为了平息舆论,战争必须停。从这点来看,新闻舆论、社会舆论正在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。

近年来,西方国家愈加认识到,笔杆子对枪杆子的动摇,笔杆子对枪杆子的指引,笔杆子对枪杆子的制约,于是它们就充分利用这些特点和规律,来达成自己的目的。当前国际形势严峻复杂,很多国家在准备战争的同时,也在积极地进行新闻舆论战的准备,想方设法把无形的手伸到其他国家,以便影响对方的新闻舆论,影响对方的舆论走向,进而影响他国的军事行动、政治行动。在这个过程中,有的国家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,随意对他国进行美化或者污名化,说对方是天使,对方就是天使,说对方是魔鬼,对方就是魔鬼。很多人以为,这些舆论表达的都是众多普通人的心声,实际上根本不是,它是有组织、有目的、有部署的行为,尤其是在美国和欧洲一些国家,它们的舆论工具很发达,有一些人专门搞舆论战,每天都在有目的地引导舆论,它们在舆论战方面是很厉害的。他们清楚地知道,战场上有些得不到的东西,可以通过新闻媒体、社交媒体进行舆论引导获得。这个问题必须引起各个国家的高度重视。

周宇婷:没错,舆论战绝不是无意义的口水之战,而是关系到国家安全、意识形态安全、文化安全的战争,它是一件无形的武器,可以影响到每个人。有评论认为,舆论战的最高境界就是,美国对苏联、伊拉克、叙利亚、利比亚、乌克兰都是这么干的。在战术层面,发动舆论战更能在潜移默化中推动社会分裂,推动社会情绪对立。

金一南:是这样的,而且现在的舆论战还有一个特点,就是被包装得更加隐蔽了。现在,我们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体验,你喜欢买什么东西,网络平台就大量地给你推送什么东西。这些网络平台利用大数据,对你的消费行为进行分析之后,能够精准掌握你的兴趣爱好。有时候,大数据还会根据你每天浏览的新闻内容,给你推送大量同类型的内容。比如,你经常浏览军事新闻,它就给你主动推送军事新闻;如果你喜欢体育新闻,它就不断给你推送体育新闻。当今世界,随着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的大量运用,舆论有时撕裂得比较严重,在某种程度上把人群割裂了。现在,世界范围内一旦发生什么事情,很容易出现舆论撕裂,人们被撕裂成不同的群体,而且观点不同的各方争辩得还很激烈,有时甚至会产生一种极端化倾向。在这种舆论传播过程中,你以为你还是你自己,我的观点我做主,实际上你已经被经常浏览的、每天推送给你的那些信息、评论所潜移默化地主导了。不知不觉中,你的消费习惯、立场倾向,已经被网络平台的运营者掌握。作为信息时代的一个用户,你不知不觉地变成了一个传声筒,你以为你讲的内容是自己思考的结果,而实际上,你讲的那些内容,是一个看不见的力量希望你讲出来的,现在这个趋势非常明显。

周宇婷:有网友留言说,即便中国什么都不做,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也不会放弃对中国的舆论进攻,所以应该要从维护国家安全的高度,以对待的高度警觉来应对舆论战。一南教授,您觉得,我们应该怎么做才能打赢“互联网时代”的舆论战呢?

金一南:其实,舆论战有一个最基本的特点,就是人的立场和倾向。我记得,有一位著名的媒体主持人在采访一位院士时,双方谈到了有关环境保护和节能减排的问题。主持人在提问时,全都是以西方国家的立场和口吻来说话,比如“为什么中国不能像西方国家那样,要求严格减排呢?”那位院士耐心地解释,西方某些国家现在的人均碳排放量远远高于我们,是我们的数倍,但那些国家的人口基数小,它要求我们中国的整体排放量达到西方国家的排放量,平均下来每个中国人的排放量,只能达到西方社会人均排放量的30%到40%,这是不科学的。可是,这位媒体主持人又接着问:那我们就不能站在全人类的高度,站在全世界的高度来认识和处理减排问题吗?那位院士就反问说,你知道西方一些发达国家发展工业和制造业已经多少年了?他们污染了世界多少年吗?近些年他们把高污染、高能耗的产业全都转移到发展中国家了,并且极力要求发展中国家减排。可是发展中国家如果照他们所说的那样去做,又怎么能发展自己的经济?从这件事上来看,我们每个人在思考问题时,确实有一个立场问题。近年来,我国高度重视生态文明建设,治理污染力度之大、改善环境质量速度之快,前所未有。而刚才这位主持人在采访过程中,完全站在了西方社会的立场上。这些年来,已经发展起来的一些西方发达国家,制定了很多所谓的规则和标准,并且处心积虑按照这些规则来定义国际秩序和国家间关系,企图以此来限制发展中国家的发展,其实这本身就是个很大的陷阱。所以现在我们讲新闻与战争,讲如何打赢舆论战,身处其中的人一定要有自己的立场,你到底是代表谁在讲话,你是否在维护自己国家的安全利益,是否在维护在这片土地生活的人们的利益,对此一定要心中有数,立场一定要很鲜明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