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标题:中印边境:印度人常说的直线距离是个啥概念?从阿克赛钦到新德里只有400公里

中印边界线公里,历史上从未正式划定过,虽然两国按照双方的行政管辖范围,早已形成一条传统习惯线,但还存在着一些边界纠纷。因为纠纷的存在,印度人在很多与中印边界相关的表述里,总爱用“直线距离”这个词汇,给人的感觉是他们离我们很近,而我们也离他们很近。比如,他们近期将联合某国大规模军演,距中印边境仅95公里。还有,他们也总爱把从中国阿克赛钦到他们的首都新德里只有400公里(可能只有300多公里)等等挂在嘴上,表现出因为我们离他们“近”而合情合理的某种“担忧”,或者,因为他们搞的联合军演离我们“近”,对我们造成某种心理上的“威慑”。这是为什么呢?现在我们就一起来说说吧。

需要说明的是,我们是一个有着5000年文明的热爱和平的大国,在历史上,我们从来没有主动入侵过我们的邻国,这是因为我们一直奉行“和平共处、以邻为善”的文化原则,反对“以邻为壑”,反对用武力征伐他国,掠夺他国土地和人民,一直是我们的传统文化中处理邦国之间关系的基本准则。所以,我们崇尚德,老祖宗在讲“以力服人者,非心服也,力不赡也;以德服人者,中心悦而诚服也”的同时,也强调“协和万邦”、“万国咸宁”。这不仅使我们始终懂得如何彻底消除战争威胁,进而实现持久和平,也使我们的国家成为世界“四大文明古国”的唯一存在,没有像古印度、古埃及、古巴比伦一样消失在了历史的烟尘之中。尽管别人有时很难理解我们,但这永远是值得我们骄傲与光荣的事情,因为文化的独特性,我们总能得到佑助,并且国运绵长。

文化的环境与氛围让我们成了一个非常务实的群体或者民族、国家,也实实在在地影响到了我们的表达——我们不喜欢那些华而不实甚至会给人错觉的表述,所以,也不会和印度一样,用“直线距离”这个词汇来说明双方的“近”,事实也是,中印边界雄伟的大山与连绵的雪域,让我们与相邻的印度不近反“远”,并非“直线距离”一词就能说清楚的。

众所周知的是,中印边界线部分:东段沿着喜马拉雅山脉的南麓,中段沿着喜马拉雅山脉,西段沿着喀喇昆仑山脉走向。1947年印度独立后,全面接管了之前英国侵占中国西藏的一些边境地区,并不断蚕食中国领土。1962年,印度为了侵占中印边界地区,公然在边界东、西两段向中国军队开始全面进攻,中国军队奉命自卫反击,并取得了完胜。随后,中国政府为了中印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,主动停火、主动后撤、主动交还缴获物资,创造了谋求和平解决国与国边界问题的先例。

“直线距离”背后隐藏着的是,印度政府对中印边界的心态,也影响了印度人在对中印边界相关内容表述时的用词。在中国古代,有一句话叫“望山跑死马”,亦作“望山走倒马”。意思是说,明明已经看到了山,可是真要是走到,还要花上很长时间,走上很长的路。中印边界的情况分明就是这个样子,看着中国距印度相邻,只有一条传统习惯线,但要从这边的边界小镇到那边的其实是很远的,甚至是“望山跑死马”或“望山走倒马”的。

对于这个问题,我们更愿意拿我国境内的一些地方来说明。我们手上的地图比例尺为1:600000,也就是说图上的1厘米等于实际距离的60千米。从新疆叶城到西藏普兰,在地图上的直线厘米,也就是说两地的实际直线公里。叶城至普兰段公路于1956年3月开工,1957年10月6日通车,叶城至西藏普兰公路全长1500多公里。穿越举世闻名的昆仑山、喀喇昆仑山、岗底斯山、喜马拉雅山脉,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。全线公里。是世界上海拔最高、路况最艰险的公路。全线几乎所有路段均为高寒缺氧的无人区,沿途横卧着逾千公里的荒漠戈壁、永冻土层和长年积雪的崇山峻岭。从大红柳滩到松西乡路段244公里是彻底的无人区几乎见不到人烟。

这就是说,叶城至普兰段公路的实际长度1500多公里要比直线多公里,而且也没有地图上看到的那么“轻松”——它穿越举世闻名的昆仑山、喀喇昆仑山、岗底斯山、喜马拉雅山脉,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。全线公里。是世界上海拔最高、路况最艰险的公路。全线几乎所有路段均为高寒缺氧的无人区,沿途横卧着逾千公里的荒漠戈壁、永冻土层和长年积雪的崇山峻岭。从大红柳滩到松西乡路段244公里是彻底的无人区几乎见不到人烟。

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在车辆和路况都不太好的情况下,开大车行走叶城至普兰段公路段条路,没有十天半月是不行的,甚至需要更长的时间,甚至还会在路上丢了命。这就是直线距离与实际距离在新藏公路,而且,这还是有路、有公路的情况下,如果没路、探路,还不知道走到何年何月、能不能走出去。

改则县地处西北部、阿里地区的东部、藏北高原腹地。东与那曲市的双湖、尼玛县相接,东南与措勤县相连,南与日喀则市的仲巴县毗邻,西与革吉县、日土县接壤,北以昆仑山为界与新疆尔自治区交界。在比例尺为1:600000的地图上,从这里到新疆和田的直线厘米,也就是说,实际直线年,中国人民骑兵部队某部第1连,即进藏英雄先遣连,漫长而艰难的进藏足迹。

先遣乡,隶属于改则县,地处改则县西北部,东邻察布乡,南接物玛乡,西与革吉县盐湖乡毗邻,北与新疆于田县接壤,距改则县县城大约90公里。过去,先遣乡的地名叫扎麻芒保(也写做扎麻芒堡,海拔4517米),从1950年8月1日先遣连从新疆于田县普鲁村出发,至8月29日到达扎麻芒堡,在600多公里的直线天的时间。

当时,新疆各族人民为了支援先遣连解放西藏的斗争,组织有10000多头毛驴的9个运输大队,给先遣连运送粮食和军需物资。因为路途遥远,道路艰险,据说10000多头毛驴基本全部死在路上,而第一次送到先遣连的物资只有一麻袋信件和7只馕。这就是直线距离与实际距离的区别,也许只有真正走过的人才知道其间差距的滋味。

在这里,想必人们已经明白了于地理环境基本相同的中印边界线上,印度人爱说的“直线距离”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了。可见,他们爱挂在嘴上的从阿克赛钦到新德里只有400公里的直线距离,也仅仅是一个数字。可以说是在以直线的概念让人错觉,或者,故弄玄虚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